YangFan.net

Tag : 气候 Search in Google

六月飞雪

  据人民网消息:2007年8月6日下午3点5分左右,北京市海淀区成府路地区,大风卷着雪花从天空落下,持续5分钟左右。之后,天空又开始降下大雨。
  原文没找到,但是有搜狐凤凰网的转载,照片都有。不知道这回又会是哪个气象学家出来辟谣。
  我没看到下雪,后面那场大雨还是看到了,因为轰动效应太强,几乎所有人都放下工作跑到窗边去看雨了。大白天的,被雨下到只有三五米的能见度……
  当然,我们要相信大部分雪还是好的,只是一小撮坏雪在捣乱,在破坏和谐。嗯,就这样。   
Tag: ,
2007-08-06 22:51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 (1)

不能忍

  今天有两件不能忍的事。
  一不能忍是公司的食堂。原本以为昨天喝的乌鸡甲鱼汤已经算是奢侈了,没想到今天中午走进食堂看到所有人都是一手抓着龙虾一手抓着螃蟹在啃,着实吃了一惊。今天的中式两道主菜:椒盐澳洲龙虾,葱姜焗青蟹。外加好吃到不能忍的龙虾粥——第一次在食堂吃完了还去再盛一碗。相比之下,前几天吃的大虾,烤鳗鱼,银鳕鱼,扇贝什么的看来真是日常菜了。
  二不能忍是北京的交通。下班后就近解决了晚饭打算回去,就见雨越来越大——算是今年的第一场春雨,于是只能打车。结果呢,在公司门口等了20分钟,等到一辆出租车,然后——好歹也是晚上八点半之后了,出租车如同爬行一样慢慢挪到我家。我平时走路20到25分钟的路程,出租车开了接近40分钟。一下雨北京就瘫痪,这样的交通状况,烂到不能忍。
2007-04-30 21:28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s (9)

北京的春

  对北京的春天从来没有什么印象,如果说北京有春天的话。比冬风更凛冽而咆哮着的春风,夹带着漫天的春泥,永远黄色或者灰色的阴沉的天空,空气中弥漫着干燥而无趣的杂味。偶尔的春雨过后,剩下的只有泥泞的道路,和一切依旧的沙尘暴冷酷的面孔。没有小桥流水间的烟雨朦胧,没有杨柳岸的晓风残月,灰色的水泥块中偶尔夹杂着几株盛开的粉色的桃花,也无奈地落着厚厚的一层灰。
  原以为清华里会好些,于是又踏足了这片几个月没有回去过的土地——真的是土地。从来就没觉得清华也这么丑陋过。在这里生活了七年,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但是当我成为一个旁观者之后,发现原来一切都是那么脏兮兮的,即使在最生机盎然的日子。几幢大楼毫无生气地躺在地上,花草都懒洋洋地,就连匆匆行走的学生脸上,也没有春天的气息——或许当年的我也是这样的,但是身在其中不以为然。
  这就是北京的春天,或者确切地说,北京一角的春天能给人留下的一点感觉。这完全不是个适合生活的地方。忽然想到了吴涤清的《烟花三月》的旋律,那是很亲切的春天的声音。可是这里的三月,不会有折不完的柳,不会有喝不完的酒。只有对梦里江南的思念,真情伴谁走,春色又为谁留?
Tag: ,
2007-04-15 21:50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s (2)

无秋之城

  北京这个鬼地方,也没个正儿八经的秋天。前几天还30多度不开空调都嫌热,才两天过去,就整个翻了天。凉鞋收了,短裤收了,短袖T恤收了,凉席和毯子也都收了。今天觉得冷穿个长袖T恤出门还以为自己不经冻提前换装,结果上街一看,不套个外套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俗话说是一场秋雨一场寒,可是秋雨是什么?大夏天的两场阵雨一下,冬天就要来了。
Tag: ,
2006-09-08 21:11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 (1)

水淹北京城

  上午8点半开始下的雨,9点出门,一路上非机动车道已经看不到了,水直接没到人行道上。稍微低洼一点的地方,就齐膝深的水。
  以往大雨,广播播报二环被淹三环被淹的时候,五道口这里还是风平浪静的,雷照打雨照下,地上积不了多少水,今天连这里都被淹,看来城里是完蛋了,估计小车该被没顶了。
  所以以后帝国主义攻打北京的时候,根本不需要使用什么大杀器,直接水淹北京城就是了,天上造几片云,下他三天三夜大雨,北京就是彻底的废城一座。
Tag: ,
2006-07-31 10:06 | Category : Blog | Add Comment

春天的味道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虽说乍暖还寒,但是一干动植物等众已经悄悄地做好了生长的准备,空气中弥漫着春天的味道。
  ——这个“空气中弥漫着春天的味道”是某人情不自禁的感叹,我实在不忍心去打击他,其实他闻到的不是春天的味道,而是北京三月特有的沙尘暴的味道。
  若不是上周那场及时的春雪,沙尘暴已经如约而至了。
Tag:
2006-03-17 12:41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 (1)

2005年冬的第一场雪,也是最后一场雪

  今天起来,发现地上有那么一点点白。好歹也算是下过雪了,虽然下得不地道。往年的这个时候,北京早已是白茫茫的了,直到开春才能再化去。
  忽然又想起某年,也是在某个落雪的岁末年初,写予好友的一阕清平乐来。时隔太久,已记不清是何年所作,文字也依稀有些偏差,大约是
   清冬夜半/旧历浮年换/片语寄君迎新旦/咫尺天涯却断
   三更梦醒如霜/独忆竹马流光/一院丁香雪满/百年明月情长
不知丁香何在明月何在人又何在。世事如雪,化去了,说不定便忘却了。
Tag:
2005-12-31 14:12 | Category : Blog | Add Comment
Subscribe Atom
  • Subscribe to google
  • Subscribe to bloglines
  • Subscribe to zhuaxia
Search
License
  • Creative Commons Lisence
Copyright © 2011 Yang Fan. Powered by Fomalhaut 1.0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