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Fan.net

Tag : 旅游 Search in Google

承德一日游·普宁寺

  普宁寺,又叫大佛寺,顾名思义是以一具大佛闻名。寺内千手观音是世界上最大的木质佛像,同时普宁寺还是目前国内唯一一个有活佛居住并担任住持的寺庙。这两点也是普宁寺的两大特点。活佛肯定是看不到了,于是此行主要目的,差不多就是去看看那个千手观音像了。
  寺的前半部分很是一座典型的汉族寺庙,山门、钟鼓楼、天王殿、东西配殿、大雄宝殿规规整整一应俱全。过了大雄宝殿,则豁然变成了一座藏族寺庙,正中间是一座近40米高的“大乘之阁”,依山而建,里面供奉的就是世上最高的千手观音像,站在底下抬头都几乎看不清上半身。观音身边站着善财和龙女,相对较为破旧,据说大佛是后来修缮过一次,而善财龙女则是两百五十多年前的原貌,更具文物价值。更奇特的是,此处的善财龙女一改平常童男童女的样子,善财是七百岁渡化时的长须白发,龙女则是身着朝服的贵妇人形象。这样的善财龙女,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下图:大乘之阁)
大乘之阁
  大乘之阁周围是一些典型的藏族建筑,比如小白台,曼陀罗,喇嘛塔等等,时间紧迫,就没有一一进去看了,围着转了一圈经轮,上后山看了下,就开始回程。(下图:藏式建筑)
藏式建筑
  出寺走的不是山门,而是寺东一条叫做普宁街的路,大约就是一个仿古的商业街,卖点土特产、佛教用品什么的,基本可以说是没有任何文化价值的商业改造。只有一个小院子,阳光透过顶棚的绿叶,斑驳地照在地上,看上去还有些趣味。(下图:普宁街院落)
普宁街院落
  普宁寺是一天的最后一站,在行程紧凑造成人困马乏的情况下,也就普普通通地逛了一圈,并没有什么亮点,也没有留下太多深刻的印象。
2007-08-26 20:49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 (1)

承德一日游·普陀宗乘之庙

  普陀宗乘之庙,就是布达拉宫的汉译,为了不和拉萨的混了,所以一般人叫它小布达拉宫,是乾隆造来祝寿的。原以为外八庙就是些散布的精致小庙,结果小布达拉宫直接颠覆了我的观点。也算是事先预习工作不到家,对这地方没有概念,因此当在避暑山庄二马道上第一眼看到全景时就被小小地震惊了一下。整座寺庙依山而建,气势磅礴,完完全全不是印象中“寺庙”的样子,难怪能称为“宫”。没去过西藏,不知道拉萨的布达拉宫如何,但既然这个也被命名布达拉,想必颇有几分神似吧。于是很期待下午的行程。(下图:二马道上看小布达拉宫全景)
二马道上看小布达拉宫全景
  由于是依山而建,所以进了山门基本就能看到最深处的大红台和大白台,纵深感非常强。也就是从进山门开始,几个拿着相机的人就都被远远地甩在了队伍后面。这种地方听不到导游解说并没有什么遗憾的,回头看wiki复习就行,如果不多拍点相片就亏大了。阳光很强,空气很好,加上建筑的色彩非常强烈,直接瞎摁快门都没问题。唯一有问题的是拿一个350D站在若干端着5D挂红圈头的人中间,比较被鄙视……
  进门过了碑亭是五塔门,一座纯白的三拱门,顶上一字排开五个颜色各异的塔,依次为红绿黄白黑,代表了佛教五个不同的宗派。清朝的国教是密宗,所以黄色在正中间。(下图:五塔门)
二马道上看小布达拉宫全景
  五塔门之后是一座琉璃牌坊,在藏庙里出现这样的纯汉族风格的牌坊也是个比较奇怪的事情,也许是因为这是皇帝造的,所以才有这么个东西,貌似是庙里唯一的一个。边拍边走到这里的时候,导游和队伍早就不知去向了,所以也没法问问。(下图:琉璃牌坊)
琉璃牌坊
  再往前上山,不少大小白台不断出现在两边,因为时间有限,所以没有一一观赏了,直接奔着山顶而去。山顶是一个大红台,外加若干白台的衬托,非常壮观。从一些角度看,和照片上看到的拉萨布拉达宫有几分相似。据说走大红台的楼梯时不能回头,回头会带来烦恼。不过烦恼已经这么多了,也不在乎多一两个。(下图:大红台)
大红台
  进了大红台后眼前登时一亮:大红台里居然是个三层的楼阁围成的空井。内有万法归一殿一座,金碧辉煌,据说光是屋顶就用了15000两黄金。不知道这个楼阁原本是做什么的,现在用来展示各种文物和伪文物。在楼阁的每一层都可以看到万法归一殿不同视角的景观,很是夺人心魄。走到楼顶,可以俯视全景。(下图:万法归一殿)
万法归一殿
  很难想像在藏区之外能有机会看到这样典型而气势恢弘的藏族寺庙,可以说是承德之行的意外惊喜。这也再次勾起了我入藏的想法。
Tag: ,
2007-08-25 23:27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 (1)

承德一日游·避暑山庄

  避暑山庄貌似占了承德市区的大半面积,事先上wiki作了功课,知道康熙乾隆各题了园内三十六景,难怪承德土著薛总说花半天在避暑山庄根本不够,一整天也算是勉强走遍。进园前导游说了大概路线,先是宫殿区的博物馆,然后坐车游山区,最后坐船游湖区。也许这是半天搞定山庄的最佳路线,但我却暗暗觉得不妙,这明显是个走马观花的行程,各处都转,却各处都看不好,更可怕的是,在车上、船上,就完全没有了自由度。
  宫殿区是导游带着逛的,还带些讲解,于是节奏就拖慢了,比如在避暑山庄的匾下,讲解为啥康熙要写个通假字,在铜狮子前,讲解抗战的时候怎么对付日本人的,等等,基本没有信息量。真要到了馆内陈列,却又不讲了。这博物馆内部弄得也很糟糕,昏暗得很,对文物也没啥保护,比如说是无价之宝的象牙丝做的图,直接就随便挂墙上罩个玻璃,真让人怀疑是不是赝品。于是在讲解了两座房子之后,就很郁闷地给人发短信抱怨跟团的坏处。整个宫殿感觉就是没有气势也没有风度的几座房子,这点上主要应该是景观设计的责任。唯一让我开眼界的是叫“澹泊敬诚”的主殿,完全的楠木建成,至今仍有淡淡的楠木香味。另外要说的就是这里每个有名字的房子都算是一景,也难怪康熙乾隆爷孙俩能灌出七十二个景观来。(下图:带有通假字的门匾)
避暑山庄门匾
  接着就是坐车上山。在盘山开辟的只融一车通过的小路上,游览车司机照样开得飞快,就连一百八十度的转弯都不带减速的,感受了一把极品飞车的感觉。估计这里的司机闭着眼睛都不会把车开出路面。山区的景观其实很多,但是在车上就连走马观花都观不了,导游指着一个亭子还没把名字报出来,就已经看不到了。山林里还有不少放养的梅花鹿,也不怕人也不怕车,就自管自地闲逛。车行一圈总共停了三个地方:一是一个叫四面云山的亭子,在上面能看承德市区,但是市区景色也没啥可看的;二是一段叫二马道的宫墙,据说是唯一一段能并排走两匹马的宫墙,站在上面可以远看外八庙,尤其是普陀宗乘之庙的全景,很是不错;最后是个挂“风泉满清听”牌子的屋子,据说是原来的冷宫,现在有编钟演奏,没啥特色。真正藏在山区里的景观这一趟下来什么都没有看到。(下图:二马道上拍四面云山亭)
二马道上拍四面云山亭
  山区之后是湖区。作为江南人士,喜欢水远胜于山,因此湖区的仿江南景色更能吸引我。可惜仿的终归是仿的,质量要差很多,随便水里堆个堤就说是苏堤,造个塔就说是杭州六和塔,造个房子说是嘉兴烟雨楼,造个阁叫镇江金山阁……难怪皇帝总要想着法子下江南,也难怪慈禧看不上避暑山庄,要造颐和园。在这种小池子里坐船基本就是浪费时间,尤其是两个人要撑三十人的船。貌似整个湖区只有热河泉是本土景色,也是热河省的名称起源。(下图:水心榭)
水心榭
  总结一下,避暑山庄让我失望,原因一是本身景色就没有达到我的预期,二是景点开发的问题,三是跟团浪费了大量时间,比如这种质量的博物馆花的时间不太值得,而山区多半在坐车,要我自己来绝对不会为了登个顶而坐一个多小时的电瓶车来回,这些时间够把错过的其他景观好好看一遍了,比如文津阁,就不在今天的游览范围里,这也是这趟避暑山庄游唯一一点可惜之处了。
2007-08-25 16:07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 (1)

承德一日游·序

  所谓承德一日游,其实是两天,但是昨天在宾馆进行各种Team activity了,不能算是“游”。Team activity收获不小,YONEX羽毛球拍套两个(没错,拍套,没有拍……),Kappa运动挎包一个(色调是意大利国家队的深蓝,说不定能冒充个专用),外加活动时用来分组的发带一个,红色,正好今天用上。
  今天游玩的行程非常紧凑,上午8:30开始避暑山庄,下午外八庙里的普陀宗乘之庙普宁寺,16:30准时发车回北京,所以最后的结果是玩的时间不多,很匆忙。今天也是第一次跟团旅游,发现非常不习惯这样的方式。每每在导游讲解的时候东张西望的有我,每每因为拍照而远远落在大部队后面还是有我。可见还是自由行动才是比较适合我的,今后如果可以选择,绝不考虑跟团。
  总体来说,承德的景观低于我的预期,尤其是避暑山庄,较为令人失望。当然也有惊喜的地方,普陀宗乘之庙就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直接导致我在这里拍满了一块2G的CF卡。
  三个景点,自然要写三篇游记——当然都会很短。对于只想看图的,可以直接移步我的Picasa相册去看没有剪裁没有调整的原始图,或者,多等一两天吧。
  先贴一个到此一游照,也因此被称为了“刻字石头前拍照的傻瓜”……
热河
Tag: ,
2007-08-24 23:25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s (2)

我去过的城市

  看到好几个朋友的Blog上在记录自己去过的地方,还引用了一个看上去比较粗糙古老的网站,可以自动在中国地图上把你去过的地方涂红。不过那是以省份为单位的,显然更适合老外,我涂了一下,发现自己去过的地方很是有意思,正好是个大号的J字。当然,单单画省份是没什么意义的,反正五一闲着无聊,决定不如列举一下城市,去过的,时间和事项,以及写一个想去或者计划去的List,然后把这个活动传销一把,就叫做“我去过的城市”,顺便也勉强算是支持一下热榜的活动好了。

  我去过的国内城市(按省份排列):
   北京:最早是1987年,读小学前的夏天那趟旅游来的,然后自己都数不清来了多少次了,最终从1999年开始,一待就是八年了。
   天津:在天津有亲戚,不过自从87年旅游之后,貌似就再也没有去过天津了,即使在北京待了八年。
   青岛:1987年,从北京旅游回家路过玩了两天,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就记得去爬过崂山。
   滨州:2004年底,参加一个机器人的邀请赛,在某学校和某宾馆里两点一线待了几天,最终也没找到附近哪里值得玩的。
   常州:2005年China RoboCup,最后留出了一整天出去,结果发现除了天宁寺之外,一无可去。
   上海:都记不清去过多少次了,从不记事开始。最近的一次是2005年去看ChinaJoy的展览。
   杭州:生在杭州长在杭州,就不多说了。
   绍兴:某次中学春游去了。其实绍兴是个很有味道的地方,可惜彻底的走马观花了。
   宁波:貌似也去了好多次但是没有印象了。
   舟山:去了趟普陀,似乎是小学的时候。
   福州:2005年,跟导师去福州大学讲课,学校隔壁就是西禅寺,很不错。
   厦门:初中的时候去的,少年宫的夏令营活动。对厦门印象非常好,尤其是鼓浪屿。
   广州:2004年的China RoboCup,城里能玩的貌似也玩得差不多了,没啥特别深刻的印象。陈家祠不错。
   长沙:1998年,集训队冬令营。记忆最深的是岳麓书院,不过当时赶时间,进门看了眼就闪人了,可惜。
   韶山:98年,长沙顺路去的。
   成都:1993年的华杯赛,第一次出远门参加比赛,第一次坐飞机。武侯祠青羊宫杜甫草堂都江堰,去的都是景点。那时候还小,也只能看景点不能看城市。
   重庆:93年,成都出来去了重庆然后坐船走三峡回来的,现在想起来真是彻底的公费旅游啊。

  我去过的国外城市:
   里斯本,葡萄牙:2004年,RoboCup。正好是欧洲杯的时候,在酒吧看了比赛。非常非常喜欢里斯本,很纯净很舒服的城市。
   阿姆斯特丹,荷兰:2004年,转机路过。来回两次路过都进城了。传统的和现代的都看到了,对于路过来说很满足了。
   大阪,日本:2005年,RoboCup。不喜欢的城市。
   京都,日本:2005年,从大阪出发去玩了一天。这才是日本历史和文化聚集的地方。一天不够,于是看上了《京都一年》这本书。

  我想去的国内城市:
   苏州:一定要去的地方。一定要挑一个景色不错游人不多的时候去。
   台北:很想去但是不一定会有机会去的地方。海峡那头在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上远好于大陆的支离破碎,于是很向往。
   丽江:传说中的城市,最好能在那里住上半个月什么的。走马观花没有意义。
   香港:如果晚几年出生,肯定是选择去香港读书。现在看来,一次纯粹的旅游就够了。
   西安:西安有无数想拜会的古迹,以及城市本身就是一个难得的古迹。
   扬州:古来江都繁华之地,二十四桥明月夜,怎么也要去看看,而且最好就是在烟花三月。
   平遥:这个貌似离北京不远,可以排入某个周末的出行计划,估计两三天就够了。
   大理:一个貌似神秘的地方。
   敦煌:去敦煌,显然不是为了城市本身。
   拉萨:想去,但是目前还不在计划中。

  我想去的国外城市:
   吴哥,柬埔寨:和人戏言说今年五一要去玩,当然只是胡说空想而已,不过明年可以考虑。
   雅典,希腊:爱琴海的海风和古希腊的建筑群,想起来就让人心醉。
   巴黎,法国:巴黎也是一个最好能待上个把月细细品味的地方。
   米兰&罗马&佛罗伦萨,意大利:因为非典错过了一次去意大利的机会,什么时候能补上就好了。
   平壤,朝鲜:充满好奇。一个时代错乱的地方。
   山景城&旧金山,美国:这个不是想去,而是估计今年夏天就要去了。

  最后是传销点名:ava康神老姚fishyduncanOlivericebergmeteormoji笨笨猫。其他人愿者上钩。
Tag: ,
2007-05-03 00:53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s (15)

千江有水千江月

  “千江有水千江月”本是古印度的一句偈语,却被一个网站拿来当了旅游论坛的名字。细细品来,也颇有些道理。所谓“千江有水千江月”,即是行遍千江,看遍千江之水千江之月。若是加上后半句“万里无云万里天”,无须读万卷书,而行万里路,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

  可惜像我这样的俗人总是有无数的俗事,近几年来总是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在北京与杭州之间来回。按说这两个城市也都算是个好去处,但是住久了,总会麻木。于是向往别样的生活,向往西行千里,踏沙寻楼兰的旅程。
  我最好的朋友本想在这些日子里沿西南丝绸之路而行,经成都下云南,可惜终未成行。我颇为她感到可惜。她是一个自由的人,对游历有特殊的爱好。我也一样,也想去寻觅山水背后的风情与文化沉淀。但是我没有自由,还只能沿着一个框框爬行在京杭的铁路上,将来也许要爬行在方寸间的屏幕前。想到这里总是有一些莫名的悲哀。

  羡慕余秋雨,能有那么多的游历,又能将游历写成文字,还能让我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文字背后沉甸甸的东西。我是看了他的《文化苦旅》之后才猛然悟到那些尘埃的。因此即使在众人都对他不屑的时候我还是执迷于在他的文字中寻觅,也许是寻觅自己还无法圆的梦吧。他的那本《行者无疆》正静静地躺在我的书桌上,尚未看过,但是单单看这深邃的书名,我就暮然间空旷了。
  行者无疆,多好的四个字。

  在我的脑中,总是常常浮现出两种景象来。一种是江南烟雨间,濛濛的西湖,垂柳,桃花,黑瓦,白房,小桥,流水,以及在山水间青丝飞扬回眸莞然一笑的美女。交杂的景象并不属于一处,但是它们确确实实地可以同时浮现在我的脑中。这也许就是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全部印象。在江南生长,总是不自觉地爱上了这片土地。我知道西边有大漠流沙,北边有崇山峻岭,但我总是幻想沙漠中的绿洲有我熟悉的垂柳,山岭之间现出一个湖来,湖畔是无边的江南春色。我属于这里。
  脑中的另一幅景象,则是在蓝蓝的天下,色彩斑斓的街头,空气里漫溢着Yesterday Once More的歌声,我坐在街头一角的露天酒吧,静静地欣赏夕阳西下的景色。我想想中的欧洲就是这样的。巴黎和维也纳,似乎遥不可及,但是它们总是出现在我的梦中,正如我描绘的那种模样。我很想在那里成为一个看客,静静地欣赏,然后静静地离开。
  后来有一天我忽然想到了,其实我脑中的景象都缺了什么。江南的烟雨间,应该隐约能闻到龙井的清香,而在巴黎的街头,飘逸着的该是浓浓的咖啡味。
  我喜欢茶,但也愿意尝试一下咖啡的滋味。

  曾经去过的地方不少,但那时我还年少,只知道过眼的烟云,不知道烟云背后的千江月与万里天。曾经在长江轮的甲板上,呆呆地拿着一册地图,不住地打探着两边的山和水。别的地方可以重游,但是三峡已经消失,想起我曾经去过那里而却没有关于那里的任何回忆,心中便是一阵绞痛。
  还去过鼓浪屿。那是记忆中除了家乡之外最美的地方。那是我最后一次真正的旅游,时年还不到十五。

  于是我一直幻想着能背起行囊,品味茶与咖啡的味道。也许到某一处,我会忽然发现,脑中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的景象,已经在我的脚下。

写作时间: 2002年2月
Tag: ,
2005-11-21 16:56 | Category : Article | Add Comment
Subscribe Atom
  • Subscribe to google
  • Subscribe to bloglines
  • Subscribe to zhuaxia
Search
License
  • Creative Commons Lisence
Copyright © 2011 Yang Fan. Powered by Fomalhaut 1.0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