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Fan.net

Tag : 城市 Search in Google

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

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
作者: 简·雅各布斯
ISBN:9787544701211
译者: 金衡山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购买日期: 2008年8月2日

  一直想着看完写读后感的,但是发现只看一遍只能算是囫囵吞枣,决定先欠着,再看一遍再说。

Tag:
2008-08-25 22:07 | Category : Book Find this book in Douban.com Find this book in Joyo.com | Add Comment

采访本上的城市

采访本上的城市
作者: 王军
ISBN:9787108029034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购买日期: 2008年7月27日

  三个晚上,将这本《采访本上的城市》完完整整地读了一遍。很难得有一本书,如此强烈地表达了作者的观点,而且所有的观点,都与自己不谋而合。当然,说是不谋而合,其实是太抬举自己了,毕竟我也就是那么一想,没有办法表达出来。正好借着这本书,让作者带着我,把自己的思路理清楚了。越看就越觉得心底一丝凉意,持续几十年的城市建设,不如说是城市破坏吧,已经把整个中国弄得千疮百孔。在将来,我们恍然醒悟的时候,我们的城市,在说到自己的历史时,所感到的,会是耻辱,而不是骄傲——因为历史真正成为了历史。
  随便写几点感触:
  大马路,小汽车。这是中国城市发展的追求,但是这却是城市的一剂毒药。当行人面对一条带着三重隔离带的几十米宽的马路的时候,感觉是什么?我感到的是远离。我只能看到飞驰而过或者蜂拥而过的汽车们,却没有一丝城市的气息。每天走过的成府路不可谓不繁忙,但是我只见繁忙,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繁华。城市为了对汽车亲和,而漠视了行人,漠视了城市中最需要被重视的元素。这也是我为什么讨厌北京的原因之一。这个城市只有大尺度而没有肌理——它本该是最有肌理的地方。当我站在路边,我感到的是畏惧。相比之下,杭州要好得多,道路的拓宽常有,但是依然勉强维持在了一个合理的尺度。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生活在那里,而不是迷失在街上。但愿西湖大道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
  单行道,公共交通。很少在国内看到大量的单行道,当交通不堪重负的时候,大家想到的永远是拓宽,是立交桥。于是无数的临街房屋被拆掉,道路拓宽了,立交桥建起来了,车也更多了,该堵的还是堵。这是一个永远没有出路的饮鸩止渴,也是城市破坏的来源之一。城市的主人是谁?是人,而不是车。城市是为人服务的,而不是为车。既然如此,就应该限制车,而不是放纵。限制车的同时,大力发展公共交通,让公共交通承载绝大多数的出行。比如波哥大,短短几年就彻底解决了问题。路窄怎么办?很简单,单行。在我去过的国外城市里,单行道普遍存在,并承载了绝大多数的城市交通。没有了路口的纷纠,行驶自然就畅快了。曼哈顿可谓是全球经济的中心,如此拥挤的地方,有几条路不是单行?屈指可数。所以在曼哈顿,尽管都是窄窄的四车道六车道,还被占用两个车道停车,车流却永远井然有序。这里的居民很富裕,却大多没有车,或者几乎不开车上街,因为公共交通太发达了。地铁,公交,以及出租车,使你除了郊游之外不需要自己驾车。所以曼哈顿是属于行人的城市,所以它才能成为商业圣地——因为有人,才有了停留,有了商业。只有车,那就永远只有废气,永远只有路过。杭州近年文二路和文三路的单行也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交通,可惜的是它们都是在拓宽后才改单行的,很是浪费。公共交通在杭州受到不少重视,快速公交和大量的免费自行车租借,都是正确的方向,地铁也总算可以建设了——我觉得地下交通才是正道。至于减少车辆,在中国似乎不那么容易执行,公车太多,利益太多,尤其是在北京,大小都是个官,都要开车,于是道路越来越宽城市越来越堵,公共交通永远一塌糊涂。
  拆老城,建新城。旧城改造是中国每个城市都正在经历的一件奇怪的事情。所谓改造,本该是修缮与维护,结果却成了重建。大片大片地拆掉老房子,然后盖起高楼。于是所有的城市都千篇一律变得毫无特点。中国的城市,基本都只有一个中心,历朝历代都有推到重建的习惯,也是可以理解,但是知错不改,则让人无可忍受。想来也对,越是离城市中心近的,就越是黄金地段,越有油水可捞,所以毫无疑问地,重建就会从这里开始。什么历史街区历史环境,只要乌纱常新,一切都是垫脚石。我至今很怀念四年前在里斯本老城狭小街道上的行走,四周都是两百多年的老房子。在中国,有什么地方可以感受得到?肆无忌惮的拆除,然后造上几十米高的混凝土怪物,身边不再亲切,登高而望,城市的天际线也显得杂乱无章——这就是中国的城市。所有这样的建设都是不可逆的,每一幢被拆除的房子都是一片逝去的历史。当作者在书中展示了一张北京大吉片地区密密麻麻的历史文化点分布图,然后告诉大家它们现在都已经成为了废墟时,那是何等的震撼。人们不仅不愿意正视并改正错误,反而不断地在重复同样的错误,最终变得无可救药。北京的老城,毫无疑问,将在世界城市规划课本上留下重重的一笔,成为永远的反面教材。活该!
  假古董。这是我与作者少有的分歧之一。我不觉得造点仿古建筑,弄点假古董是件坏事,只要不是面目狰狞即可。几十年后,假古董也就成了真古董。亡羊补牢,勉强也不是太坏,历史城区里,与其拔地而起座座高楼,倒不如填点仿古建筑,两害取其轻。当然,现在的问题是很多城市是为了造假古董而拆真古董,拆完了就地重造,既创造了GDP,又终饱了私囊,所谓一举两得。连真古董都保不住,想来拆掉新楼造旧古董就更是梦想了,恐怕没有几十年,我们的老城是恢复不了生机的了。
  写累了,就此打住。

Tag:
2008-07-31 21:55 | Category : Book Find this book in Douban.com Find this book in Joyo.com | Comments (3)

我去过的城市

  看到好几个朋友的Blog上在记录自己去过的地方,还引用了一个看上去比较粗糙古老的网站,可以自动在中国地图上把你去过的地方涂红。不过那是以省份为单位的,显然更适合老外,我涂了一下,发现自己去过的地方很是有意思,正好是个大号的J字。当然,单单画省份是没什么意义的,反正五一闲着无聊,决定不如列举一下城市,去过的,时间和事项,以及写一个想去或者计划去的List,然后把这个活动传销一把,就叫做“我去过的城市”,顺便也勉强算是支持一下热榜的活动好了。

  我去过的国内城市(按省份排列):
   北京:最早是1987年,读小学前的夏天那趟旅游来的,然后自己都数不清来了多少次了,最终从1999年开始,一待就是八年了。
   天津:在天津有亲戚,不过自从87年旅游之后,貌似就再也没有去过天津了,即使在北京待了八年。
   青岛:1987年,从北京旅游回家路过玩了两天,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就记得去爬过崂山。
   滨州:2004年底,参加一个机器人的邀请赛,在某学校和某宾馆里两点一线待了几天,最终也没找到附近哪里值得玩的。
   常州:2005年China RoboCup,最后留出了一整天出去,结果发现除了天宁寺之外,一无可去。
   上海:都记不清去过多少次了,从不记事开始。最近的一次是2005年去看ChinaJoy的展览。
   杭州:生在杭州长在杭州,就不多说了。
   绍兴:某次中学春游去了。其实绍兴是个很有味道的地方,可惜彻底的走马观花了。
   宁波:貌似也去了好多次但是没有印象了。
   舟山:去了趟普陀,似乎是小学的时候。
   福州:2005年,跟导师去福州大学讲课,学校隔壁就是西禅寺,很不错。
   厦门:初中的时候去的,少年宫的夏令营活动。对厦门印象非常好,尤其是鼓浪屿。
   广州:2004年的China RoboCup,城里能玩的貌似也玩得差不多了,没啥特别深刻的印象。陈家祠不错。
   长沙:1998年,集训队冬令营。记忆最深的是岳麓书院,不过当时赶时间,进门看了眼就闪人了,可惜。
   韶山:98年,长沙顺路去的。
   成都:1993年的华杯赛,第一次出远门参加比赛,第一次坐飞机。武侯祠青羊宫杜甫草堂都江堰,去的都是景点。那时候还小,也只能看景点不能看城市。
   重庆:93年,成都出来去了重庆然后坐船走三峡回来的,现在想起来真是彻底的公费旅游啊。

  我去过的国外城市:
   里斯本,葡萄牙:2004年,RoboCup。正好是欧洲杯的时候,在酒吧看了比赛。非常非常喜欢里斯本,很纯净很舒服的城市。
   阿姆斯特丹,荷兰:2004年,转机路过。来回两次路过都进城了。传统的和现代的都看到了,对于路过来说很满足了。
   大阪,日本:2005年,RoboCup。不喜欢的城市。
   京都,日本:2005年,从大阪出发去玩了一天。这才是日本历史和文化聚集的地方。一天不够,于是看上了《京都一年》这本书。

  我想去的国内城市:
   苏州:一定要去的地方。一定要挑一个景色不错游人不多的时候去。
   台北:很想去但是不一定会有机会去的地方。海峡那头在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上远好于大陆的支离破碎,于是很向往。
   丽江:传说中的城市,最好能在那里住上半个月什么的。走马观花没有意义。
   香港:如果晚几年出生,肯定是选择去香港读书。现在看来,一次纯粹的旅游就够了。
   西安:西安有无数想拜会的古迹,以及城市本身就是一个难得的古迹。
   扬州:古来江都繁华之地,二十四桥明月夜,怎么也要去看看,而且最好就是在烟花三月。
   平遥:这个貌似离北京不远,可以排入某个周末的出行计划,估计两三天就够了。
   大理:一个貌似神秘的地方。
   敦煌:去敦煌,显然不是为了城市本身。
   拉萨:想去,但是目前还不在计划中。

  我想去的国外城市:
   吴哥,柬埔寨:和人戏言说今年五一要去玩,当然只是胡说空想而已,不过明年可以考虑。
   雅典,希腊:爱琴海的海风和古希腊的建筑群,想起来就让人心醉。
   巴黎,法国:巴黎也是一个最好能待上个把月细细品味的地方。
   米兰&罗马&佛罗伦萨,意大利:因为非典错过了一次去意大利的机会,什么时候能补上就好了。
   平壤,朝鲜:充满好奇。一个时代错乱的地方。
   山景城&旧金山,美国:这个不是想去,而是估计今年夏天就要去了。

  最后是传销点名:ava康神老姚fishyduncanOlivericebergmeteormoji笨笨猫。其他人愿者上钩。
Tag: ,
2007-05-03 00:53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s (15)
Subscribe Atom
  • Subscribe to google
  • Subscribe to bloglines
  • Subscribe to zhuaxia
Search
License
  • Creative Commons Lisence
Copyright © 2011 Yang Fan. Powered by Fomalhaut 1.0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