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Fan.net
千江有水千江月

  “千江有水千江月”本是古印度的一句偈语,却被一个网站拿来当了旅游论坛的名字。细细品来,也颇有些道理。所谓“千江有水千江月”,即是行遍千江,看遍千江之水千江之月。若是加上后半句“万里无云万里天”,无须读万卷书,而行万里路,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

  可惜像我这样的俗人总是有无数的俗事,近几年来总是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在北京与杭州之间来回。按说这两个城市也都算是个好去处,但是住久了,总会麻木。于是向往别样的生活,向往西行千里,踏沙寻楼兰的旅程。
  我最好的朋友本想在这些日子里沿西南丝绸之路而行,经成都下云南,可惜终未成行。我颇为她感到可惜。她是一个自由的人,对游历有特殊的爱好。我也一样,也想去寻觅山水背后的风情与文化沉淀。但是我没有自由,还只能沿着一个框框爬行在京杭的铁路上,将来也许要爬行在方寸间的屏幕前。想到这里总是有一些莫名的悲哀。

  羡慕余秋雨,能有那么多的游历,又能将游历写成文字,还能让我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文字背后沉甸甸的东西。我是看了他的《文化苦旅》之后才猛然悟到那些尘埃的。因此即使在众人都对他不屑的时候我还是执迷于在他的文字中寻觅,也许是寻觅自己还无法圆的梦吧。他的那本《行者无疆》正静静地躺在我的书桌上,尚未看过,但是单单看这深邃的书名,我就暮然间空旷了。
  行者无疆,多好的四个字。

  在我的脑中,总是常常浮现出两种景象来。一种是江南烟雨间,濛濛的西湖,垂柳,桃花,黑瓦,白房,小桥,流水,以及在山水间青丝飞扬回眸莞然一笑的美女。交杂的景象并不属于一处,但是它们确确实实地可以同时浮现在我的脑中。这也许就是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全部印象。在江南生长,总是不自觉地爱上了这片土地。我知道西边有大漠流沙,北边有崇山峻岭,但我总是幻想沙漠中的绿洲有我熟悉的垂柳,山岭之间现出一个湖来,湖畔是无边的江南春色。我属于这里。
  脑中的另一幅景象,则是在蓝蓝的天下,色彩斑斓的街头,空气里漫溢着Yesterday Once More的歌声,我坐在街头一角的露天酒吧,静静地欣赏夕阳西下的景色。我想想中的欧洲就是这样的。巴黎和维也纳,似乎遥不可及,但是它们总是出现在我的梦中,正如我描绘的那种模样。我很想在那里成为一个看客,静静地欣赏,然后静静地离开。
  后来有一天我忽然想到了,其实我脑中的景象都缺了什么。江南的烟雨间,应该隐约能闻到龙井的清香,而在巴黎的街头,飘逸着的该是浓浓的咖啡味。
  我喜欢茶,但也愿意尝试一下咖啡的滋味。

  曾经去过的地方不少,但那时我还年少,只知道过眼的烟云,不知道烟云背后的千江月与万里天。曾经在长江轮的甲板上,呆呆地拿着一册地图,不住地打探着两边的山和水。别的地方可以重游,但是三峡已经消失,想起我曾经去过那里而却没有关于那里的任何回忆,心中便是一阵绞痛。
  还去过鼓浪屿。那是记忆中除了家乡之外最美的地方。那是我最后一次真正的旅游,时年还不到十五。

  于是我一直幻想着能背起行囊,品味茶与咖啡的味道。也许到某一处,我会忽然发现,脑中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的景象,已经在我的脚下。

写作时间: 2002年2月
Tag: ,
2005-11-21 16:56 | Category :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Subscribe Atom
  • Subscribe to google
  • Subscribe to bloglines
  • Subscribe to zhuaxia
Search
License
  • Creative Commons Lisence
Copyright © 2011 Yang Fan. Powered by Fomalhaut 1.0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