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Fan.net

August 13, 2010

班加罗尔纪行·下

  印度的主要景点都集中在北部地区,因此周末两天的行程无法涉及任何著名景区,于是在周六选择了包车前往Mysore Palace和Chennakesava Temple两处。Mysore是当地同事的推荐,离班加罗尔140公里,三个多小时车程——可见道路状况和堵车状况;而Chennakesava Temple纯粹是靠在Google Earth上的随机翻阅照片找出来的。一行四人包了辆三排座位的丰田,司机是个叫Kitty的印度小哥,让大家很怀疑印度人的英文名字是怎么起的。整天的包车和门票费用均摊下来,差不多每人40美元,算是挺划算了。印度的景点门票都分两种,外国人的价格差不多是本地人的五到十倍,不宰白不宰。
Mysore Palace
  Mysore Palace是个建于19世纪末的土邦皇宫,整个景区包括一个宫殿和大围墙内也许是王室专用的神庙若干。宫殿是印度和伊斯兰风格结合的建筑,气势恢弘。可以入内参观但是禁止摄影,内部装饰极尽奢华,能与白金汉宫媲美,只是把油画换成了各种印度神像。可见印度的土皇帝们绝对是富到流油。宫殿以及边上的神庙都是要光脚入内,因此印度游客基本上就没有穿鞋进大门的,估计都直接把鞋放旅行大巴上或者干脆没穿鞋出门,对他们来说一定早就习惯了。宫殿里不光不能拍照,甚至不能带相机,包里有相机的必须存包,不过,看门的士兵会把你带到一边偷偷表示给点小费就可以进去,于是贿赂一下就免去了赤脚走到大门口去存包的麻烦。除此之外,各类人员都会想方设法从游客身上捞一笔,比如神庙门口看鞋的,比如看厕所的,都冲人喊money,而一些疑似托们也把从宫殿里刚出来的光脚人流朝一些收费景点指引。强买强卖的流动小贩倒是一个都没看见,估计带枪的巡逻卫兵同时兼职城管吧。在这里遇到一个用尼康D80的印度兄弟,用一口咖喱味英语问我镜头的最大光圈是多少,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后来转几圈之后才发现他是在这里给人拍照赚钱的。一般的印度游客用小数码的都很少,估计当地市场占有率最高的相机品牌是诺基亚,因为在景区看到的清一色的都是手机拍照。
  从Mysore Palace出来就是Mysore的市中心,或者说在中国人眼里的,镇中心。边上有一个Lonely Planet上推荐的可以体验本土风情的大市场。本土风情的意思,就是大家到门口张望了一下就落荒了出来。于是在一家小店买了点包装好的饼干面包,就上车奔下一个目的地去了。四人吃了饼干面包还剩下好多,总共花了80卢比,不到2美元。
Chennakesava Temple
  Chennakesava Temple是一个偏僻到连司机都没听说过的地方,靠我们打印的Google Map,以及Kitty小哥停车问路,才得以找对方向。眼见路越开越窄越开越破四处牛啊狗啊越来越多,忽然间就看到一块大路牌,证明我们来对了地方。除了开车过来之外,游客似乎没有办法到达这里。这个神庙是Incredible India项目的一部分,所以门票长得挺好看。门口三三两两睡着一些野狗,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据说由于印度人大多吃素,因此印度的狗也都是素食主义者,每天就晒晒太阳,然后吃点也许带咖喱的米饭,悠闲得很。神庙边上在整修,立着些脚手架。照例脱鞋进门之后,发现还有不少欧洲游客,一定和我们一样,也是从Mysore过来的。方圆百里,也就几个可看之处了。
  Chennakesava Temple是印度Hoysala王朝时代的神庙,完成于12世纪,从体量来看并不大,但是雕刻异常精细,无论是神像,人物,动物,花纹,无论大小,都极其精美。光这些雕刻,估计没有几十年是完不成的。神庙里面供奉的是毗湿奴,外面刻着一些神像,也有一些战争场面,可惜对印度教和印度历史完全没有研究,只能走马观花。
Kempe Gowda Tower
  周日在班加罗尔市内,步行六公里去了一个叫Lal Bagh Botanical Garden的公园。据说这是市内最有名的公园。这个公园包括了一个浑浊的湖,一个没有什么植物的植物园,和一块占地数百平米大的,光秃秃的石头,石头上面建着一个叫Kempe Gowda Tower的, 长得像神殿门的建筑。天很蓝,云的形状很漂亮,这是唯一值得欣慰的。Kempe Gowda Tower空空的,只适合拍照,甚至连参拜都觉得寒碜了点,除非有什么特殊意义为我所不知。由于这是印度国庆前一周的周末,所以植物园里号称水晶宫的巨大玻璃建筑还隆重举行了花展,当然,作为人口大国,花总是不如人多的,让我想起了拥挤的世博,看来挤热闹是四海一家的习惯。于是各个出入口的士兵都端着枪高度紧张,深怕发生踩踏事件。根据在门口张望的结果,这些展品实在令人失望,于是直接绕过。整个植物园,没有什么特别的植物,无非就是些大树小花大草坪罢了。而那个浑浊的湖,还长着一些荷花,只可惜无论怎么取景,都不可避免地在镜头中出现矿泉水瓶,纸盒,包装袋等背景。河边树上住着猴子一家,母猴带着小猴在树枝上坐着,公猴则下地来问路人要食物,其乐融融。
  从公园出来,对市内其他景点再无兴趣,打道回府。照例,翻墙点图片可看相册。
Tag:
22:22 | Category : Blog | Add Comment

August 10, 2010

班加罗尔纪行·上

  忽然间就降临了一个前往班加罗尔出差一周的机会,于是可以亲身体会一下印度这个神秘的国度。

城市
  班加罗尔的城市建设实在是愧对其印度硅谷的称号,如果和现在的中国比,也许找一些发展不那么好的小镇,才能看到类似的景象。当然,科技园还是很漂亮的,但是一墙之隔就是大量的贫民窟;市中心的五星级酒店还是很豪华的,出门左拐,立刻满目苍凉——班加罗尔就是这样一个两极分化极其严重的地方。我很喜欢在陌生的城市的街头闲逛,但是却无法接受班加罗尔的街头,飞扬的灰尘,震耳的车喇叭,忽然飘来的尿骚味,以及脚底随时可能踩到的牛粪,土坑,几乎让人寸步难行。
  城里有很多大院小院,门口是带枪的守卫,以及机场级别的安检措施——甚至连进个商场,都有人开包检查。这些大院里,房子最漂亮的,基本都是学校和医院,而围墙最高的,则好多是军队驻地,同时也不忘在围墙上打点广告,比如“Join India army as an officer - Be a winner”,果然在第三世界国家,体制内才是王道啊。除了广告,围墙上最多的字样就是双语对照的“Please do not urinate here”标语,不过阿三兄弟们可不吃这套,标语下照样尿。
  这里不仅外表上落后,里子也跟不上。比如下榻的豪华五星级酒店,进屋一看,和上世纪末中国的招待所差不多,再比如代表先进生产力的科技园,每天停电三四次是家常便饭,各家公司都有自己庞大的UPS系统以及多路供电切换系统,进行战略防御。

交通
  班加罗尔的道路情况非常糟糕,刚从机场出来,开上一条双向四车道的柏油路,路灯是装在路中间隔离带的,可以节省一半的费用,大家纷纷感叹这路实在不咋的。一周之后当我们沿着同样的路开回机场的时候,大家又感叹,真的已经一周没有见到路况这么好的道路了。毕竟它有隔离带,有路灯,路面没有坑,也没有突然出现的水泥限速坎——多么完美啊——城市里的道路,这四条能符合一条,都已是凤毛麟角。据说南印度已经比北印度好了很多,实在不能想象北面会是什么情况。
  至于道路上的行车状况,可以用一个寓言来类比,说的是要往瓶子里塞最多的东西,应该先放大石头,然后放小石头,然后放沙子,最后倒水,于是能将瓶子塞得满满当当一点不浪费。交通也是如此:先放上几辆大公共,然后是小轿车,然后是突突车,摩托车,最后是自行车,行人以及野狗,各自川流不息。所以一条两个车道的路,迎面并排过来七八样不同的物体,一点都不要感到惊讶。在这样的秩序下,发生些小剐蹭自然很是正常,因此后视镜在印度的车辆上不是必须的,反正装上没多久也就被撞掉了。绝大部分车在副驾驶侧是不安装后视镜的,而驾驶员那侧,如果后视镜没有折起来,也没有被撞破,那么这辆车一定还很新。
  也许是因为开车需要太高超的技艺,走路又需要担心太多的车辆,所以像Google,微软这样的公司,都雇有专门的车辆出租公司,对所有员工提供每日上下班的点到点专车接送服务。

食物
  说到印度食物,那么首当其冲的就是咖喱了。在印度几天见过的有红咖喱黄咖喱绿咖喱白咖喱以及混合咖喱,而所有的菜,必然是其中某一种咖喱味的。于是我经常直接将印度称呼为咖喱国。
  由于各种宗教盛行到导致大家都弄不明白自己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的地步,所以印度人民大部分都只吃素,Google食堂每顿都只有一到两个荤菜,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即便是荤菜,也有很多讲究。牛是印度教的神,自然是不能吃的,猪也不能吃,据说是穆斯林很多,也有说是印度人不养猪,总之就是只剩下鸡肉和羊肉了,顺带很少有些海鱼——河里的也不敢吃啊。所以一般见到的做法都是在红咖喱黄咖喱绿咖喱里挑一种,在鸡肉和羊肉中挑一种,于是就有了六种不同的组合可以品尝。白咖喱没有见到用于做肉的,只见到有拌饭里或者蘸飞饼吃。咖喱蘸饼貌似是很盛行的一种吃法,各种咖喱蘸各种饼,又有了很多的组合。除此之外似乎就很少见到其他做法的菜,只有某次在外聚餐,吃到的焖罐羊肉饭,咖喱味不浓,很是上等。
  在连续的咖喱大作战之后终于无法忍受,开始在下榻的酒店晚餐。酒店有一家地道的意大利餐馆,意大利面和饭都做得很正宗,完全没有咖喱,只是价格会远超普通印度人的承受水平。而隔壁酒店口碑极好的中餐厅则让人失望,也许是他们弄不到中国的各种调料,一律用味道近似的咖喱代替,于是我们吃到了咖喱味的宫保鸡丁,咖喱味的葱爆羊肉以及咖喱味的麻婆豆腐。
  最后一天考察了印度的美式快餐行业,麦当劳只有一种鸡肉汉堡,其他都是素汉堡,机场的必胜客有八种匹萨,四种素的,四种鸡肉的,从味道来看,至少我吃到的,还是挺传统的美式快餐,没有受到咖喱的侵扰。
  在离开麦当劳的时候,电视里正放着印度专家谴责天朝制造印度威胁论的节目,这个专家长得比路上普通印度人都要富态得多,不知是素食者还是肉食者。

  视频一个:班加罗尔市中心车内人肉街景直播。200M,可下载观看。
  相册两个,翻墙可见:班加罗尔繁华地带街景Google班加罗尔和RMZ科技园
Tag:
22:07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s (2)
Subscribe Atom
  • Subscribe to google
  • Subscribe to bloglines
  • Subscribe to zhuaxia
Search
License
  • Creative Commons Lisence
Copyright © 2011 Yang Fan. Powered by Fomalhaut 1.0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