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Fan.net

July 18, 2010

桌游小记(2010.7.17)

  简单地说,昨天赢得了玩的所有四个游戏,其中三个是第一次玩。
  第一局是大名鼎鼎的农场主(Agricola)。虽然第一次玩,但是有勒阿弗尔的经验,规则的理解没有任何障碍。Uwe Rosenberg的游戏风格非常明显:大量种类的资源,不同的资源收入和动作选择,若干动作后的固定支出,以及未被选中资源的自然增长来解决平衡问题。也因此需要大量脑力来运算。相对勒阿弗尔,农场主更精巧也更欢乐一些,不过初始手牌的区别似乎让游戏有些不平衡,尤其是职业牌,因为我觉得我的两张手牌似乎非常强大。当然,这需要更多游戏来验证。昨天的五人局,在最后一轮前没有耕任何一块田,最终有五个空格的情况下,得了42分,完胜。似乎对新手来说,似乎是个不错的成绩了。
  第二局是骰子城(Dice Town),一个很欢乐很无脑的掷骰子游戏,主要就是靠判断,根据别人的状态作出最优的选择。当然,运气非常重要,就算你的选择对了,掷不到想要的点数,也是完全白搭。游戏进行得很激烈,每轮都可以让胜负倒转——尤其是那张8分牌的走向。最后游戏的结果是个平局,两个39分。另外,昨天玩的时候似乎漏掉了一个重要规则,玩家可以花钱选择不保留任何骰子,这会略微更降低游戏的随机性,增加策略性。
  第三局是澳门(Macao)。游戏其实和澳门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找了个壳把所有的模型捏合在了一起。即便如此,游戏中的很多规则也无法用故事背景来解释。整体来说,不是一个好游戏,有点琐碎,不够简洁。但是如果细细分析,会发现游戏的一些细节机制做得相当漂亮,比如延后的资源获取。虽然赢了挺多分,但还是没有摸透游戏的规律,简单地说,就是赢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赢的。选牌和投块的随机性太大,感觉自己的策略都是被骰子牵着鼻子走,这让人相当不爽快。所以,细节上的亮点不能掩盖这个游戏粗糙的本质。
  最后在我的强烈建议下,重新整理出了大唐的卡牌,玩了一个六人局。感觉差不多有半年没玩大唐了吧,这应该是所有自创游戏中完成度最高的了。这次玩的是2v2v2的组队战,不得不说这个组队的规则比单挑的规则更吸引人,应该成为这个游戏的主要玩法。从新人的反应来看,游戏的接受程序还是挺高的,不错。
Tag:
21:32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s (4)

July 12, 2010

世界杯 2/2

  世界杯终于落幕。
  昨天的决赛,如果经常看巴塞罗那的比赛,那么一点都不会对场面感到惊讶。所有的球队,对付巴塞罗那,只有两种踢法:像半决赛的德国那样压缩防守,或者像决赛的荷兰那样不断用犯规来破坏对方的节奏和心情。当然,没有一支队伍做得像荷兰这么极致。这是一支在软哨庇护下的功夫足球队,将比赛绞杀得支离破碎,不禁让人想起四年前,荷兰遇到了和自己同样艺术,也同样破坏艺术的葡萄牙人,最终红牌漫天飞,比赛几乎沦为一场群殴。幸好这次西班牙人选择了文明的反抗方式——倒在地上打滚以博得裁判同情。这是一场克鲁伊夫的衣钵传人之间的对抗,西班牙,或者说巴塞罗那,是克鲁伊夫最纯正的传人,而这支荷兰,更像是一个传统的叛逆者。三十六年后,克鲁伊夫终于以另一种方式君临世界杯。
  西班牙本可以胜得更轻松些的。我预测准备了西班牙的三次换人,却猜错了顺序。假如第一次换人上场的是法布雷加斯,继续给荷兰黄牌后腰们施加强大压力,那么进球或是红牌无疑会更早到来,然后再换上纳瓦斯冲击没有体力的范布隆霍斯特,在解决比赛之前荷兰人可能都不会有还手之力。然而博斯克选择了先转战边路,于是给了德容和范博梅尔喘息的时机,也给了对手从容作出边路调整的机会,并将比赛拖到了加时的最后时刻。
  当然,博斯克的小错误并没有带来什么不良后果,勒夫则不同。他在半决赛中选择了错误的战术,失去了进军决赛的机会。德国本是最有希望战胜西班牙的,但是他们陷入了对手的节奏。不过没关系,这支年轻的队伍在四年后会变得更加可怕。
  最后媚俗写个我心目中的最佳阵容吧,18人,乱序:
  守门员:卡西利亚斯,穆斯莱拉;
  后卫:拉莫斯,普约尔,弗雷德里希,科恩特劳,卢西奥,拉姆;
  中场:伊涅斯塔,阿尤,施魏因斯泰格,斯内德,本田圭佑,梅西;
  前锋:弗兰,比利亚,穆勒,罗本。
22:26 | Category : Blog | Add Comment

July 11, 2010

歌诗达七日

  如果让我自己做一周旅行的规划,也许我永远也不会选择游轮出行。海上的单调行程外加每个目的地浅尝即止的走马观花,对我并不适合。更何况那些目的地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不过既然是公司的集体活动,抛开繁重的工作,那么就不妨抱着偷一把闲的心态,与同事们一同踏上了歌诗达之旅。
济州
  从天津出发,辗转一日两夜到了济州岛,如同预料地一样,这个季节总是大雾伴着小雨,只有到了下午,阳光才能穿透雾气,照在日出峰的山头。天色渐蓝。这里本就该是纯自然的景色:山,树,海,火山石。城市显得拥促而多余。
太宰府·天满宫
福冈·天神
  济州之后是九州,博多港登岸。太宰府是日本的过去,而福冈则是现在。然而即使是在城市的核心,高楼林立寸土寸金的天神,依然不会缺少街边小小的神社。那些木屋,那些鸟居,不知矗立了多少年,见证了多少风云变幻。日本是个美丽的古国,他们的历史没有被割裂在六十年前。
釜山·龙头山
  釜山,被龙头山上的李舜臣铜像所俯视和保佑着的城市。当年和丰臣秀吉的海战似乎并没有在这里留下什么。这并不是一个适合旅游的地方,仅仅是个港口而已。也许中国漫长海岸线上的任何一个二线港口城市都能将它比下去,除了自由而清新的空气。

  无论是渤海,黄海还是日本海,海上的日出日落总是在一片茫茫的雾中——或者甚至见不到太阳。没有期待中蔚蓝的水天一色,只有白茫茫的一色。美丽的大海,总是还在更远处。
23:38 | Category : Blog | Add Comment
Subscribe Atom
  • Subscribe to google
  • Subscribe to bloglines
  • Subscribe to zhuaxia
Search
License
  • Creative Commons Lisence
Copyright © 2011 Yang Fan. Powered by Fomalhaut 1.0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