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Fan.net

October 31, 2009

清华银杏

清华银杏
  又到了一年一度红叶枫了银杏黄了的时候了,昨夜一场秋风秋雨过后,今天上午的天居然格外得好。清华里不出意外地全是人,拍婚纱的,拍到此一游的,当然更多的是拍银杏的。
  去年的这时候拍了一整天的清华秋色了,于是今天的目标很纯粹,就是练手银杏。二校门边那片经历昨夜风雨,已经残了大半,叶子都洒在地上。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工字厅前甲所后小树林里的银杏,远胜于著名的二校门银杏,而且人烟稀少,极其适合拍照。不过今夜又是一场大风大雨,只怕今年的银杏季节也就到此为止了。我也算是幸运地赶上了末班车。
23:53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s (2)

October 25, 2009

昨日桌游小记

  昨天又玩了一下午加一晚上桌游,发觉自己对建设记分类的游戏似乎很没有爱。两局圣胡安(San Juan)玩得浑浑噩噩,虽然是初学,但是似乎根本没有动力去仔细琢磨,大概了解了机理,就很随机地开始动作,基本不做算计,最终惨败。圣彼得堡(Saint Petersburg)也是,多少钱,多少分,怎么拿划算,从来都不去搞清楚。后来想想,这俩游戏都需要对很多相关的数字做很多计算,来产生决策,而我在游戏中,基本都是依靠直觉来行动的,从来不长考,比如最后一局圣彼得堡,在自己贵族流还远没成型而对手建筑流已具规模时,作出了多拿牌使游戏提前一轮结束的速推决策,最后六贵族收场,堪堪打了个平手。
  另两个不喜欢类似游戏的理由是胜负的计算不够明了和互动不够强,基本是各玩各的,然后结束之后大家算总分报分,然后决定胜负。游戏过程中,一个人的行为对其他人影响只能在干扰的规模,没有什么重大冲突;对对方的预计得分也不够直观,要每回合反复计算,圣彼得堡虽然有个记分盘,但是最后结算时能产生的分远远大于前面分数的差距,所以基本不用关注游戏中的分数。
  还测试了自己国庆前后设计的一个卡牌游戏,第一次拿出来玩,效果比较满意。上手时间极快,游戏时间也很恰当,三人混战和四人组队游戏都有相当可玩性,并且达到了设计中大部分的设想。这个游戏参考了两个现有的游戏的规则设计而来,假如无扩展的三国杀Bang!的相似度是95%,那么我的游戏和这俩现有游戏的相似度差不多分别是50%和25%,其中有20%是这俩游戏本身共有的规则,不过由于一些核心机制的变化,玩家策略上应该是截然不同的,就算看上去相似,玩上去也会有很大区别——当然,我没玩过原来的那俩游戏,也不打算在我的游戏测试结束前玩,以免影响自己的思路,不过看规则还是能看出不少端倪的。感概一下直接对抗冲突决定胜利的游戏就是比记分游戏更容易设计也更容易调整,原来做的记分游戏,机制也不见得多复杂,试玩了很多次,还有不少平衡性问题拖着,无法让人满意,而这个居然第一次试玩,只改了一两个小细节,去掉了两张过强的牌,就能很顺畅了。好几局游戏都是到最后的冲突的最后关头才以最小的差距决出胜者,非常激烈。不过因为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玩,也许还都没摸到门路,以后每次玩桌游的时候,打算都进行该游戏的测试。顺便一说,淘宝上买的空白单词卡片用来DIY自己的卡牌游戏,价格便宜量又足,效果极好。
15:38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s (2)

October 15, 2009

西溪

西溪
  无法挑出一张有代表性的照片,来表示西溪。西溪的各个角度,都是完全不同的风景,只有身在其中,方能体会。
  能有西溪,确实是杭州之幸。
22:29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s (2)

October 14, 2009

消逝的塘栖

塘栖
  当年号称江南第一名镇的塘栖,早就不见了踪影。尽管过去的二三十年放在塘栖几百年的繁华史上只是一瞬,但是这一瞬的破坏已经足以将一座古镇毁坏殆尽。即便花再多的钱和功夫去修复,也只能得到城市里的一些样板景点,告诉人们这里曾经的辉煌罢了。在他们之间,是随处可见的无数丑陋的水泥房,无数丑陋的工厂。在他们之上,是永远蒙着一层灰色的天空。
  既然曾经的塘栖已经消逝了,又何必再抱着第一的牌号呢?
Tag:
21:59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s (3)
Subscribe Atom
  • Subscribe to google
  • Subscribe to bloglines
  • Subscribe to zhuaxia
Search
License
  • Creative Commons Lisence
Copyright © 2011 Yang Fan. Powered by Fomalhaut 1.0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