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Fan.net

July 31, 2008

采访本上的城市

采访本上的城市
作者: 王军
ISBN:9787108029034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购买日期: 2008年7月27日

  三个晚上,将这本《采访本上的城市》完完整整地读了一遍。很难得有一本书,如此强烈地表达了作者的观点,而且所有的观点,都与自己不谋而合。当然,说是不谋而合,其实是太抬举自己了,毕竟我也就是那么一想,没有办法表达出来。正好借着这本书,让作者带着我,把自己的思路理清楚了。越看就越觉得心底一丝凉意,持续几十年的城市建设,不如说是城市破坏吧,已经把整个中国弄得千疮百孔。在将来,我们恍然醒悟的时候,我们的城市,在说到自己的历史时,所感到的,会是耻辱,而不是骄傲——因为历史真正成为了历史。
  随便写几点感触:
  大马路,小汽车。这是中国城市发展的追求,但是这却是城市的一剂毒药。当行人面对一条带着三重隔离带的几十米宽的马路的时候,感觉是什么?我感到的是远离。我只能看到飞驰而过或者蜂拥而过的汽车们,却没有一丝城市的气息。每天走过的成府路不可谓不繁忙,但是我只见繁忙,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繁华。城市为了对汽车亲和,而漠视了行人,漠视了城市中最需要被重视的元素。这也是我为什么讨厌北京的原因之一。这个城市只有大尺度而没有肌理——它本该是最有肌理的地方。当我站在路边,我感到的是畏惧。相比之下,杭州要好得多,道路的拓宽常有,但是依然勉强维持在了一个合理的尺度。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生活在那里,而不是迷失在街上。但愿西湖大道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
  单行道,公共交通。很少在国内看到大量的单行道,当交通不堪重负的时候,大家想到的永远是拓宽,是立交桥。于是无数的临街房屋被拆掉,道路拓宽了,立交桥建起来了,车也更多了,该堵的还是堵。这是一个永远没有出路的饮鸩止渴,也是城市破坏的来源之一。城市的主人是谁?是人,而不是车。城市是为人服务的,而不是为车。既然如此,就应该限制车,而不是放纵。限制车的同时,大力发展公共交通,让公共交通承载绝大多数的出行。比如波哥大,短短几年就彻底解决了问题。路窄怎么办?很简单,单行。在我去过的国外城市里,单行道普遍存在,并承载了绝大多数的城市交通。没有了路口的纷纠,行驶自然就畅快了。曼哈顿可谓是全球经济的中心,如此拥挤的地方,有几条路不是单行?屈指可数。所以在曼哈顿,尽管都是窄窄的四车道六车道,还被占用两个车道停车,车流却永远井然有序。这里的居民很富裕,却大多没有车,或者几乎不开车上街,因为公共交通太发达了。地铁,公交,以及出租车,使你除了郊游之外不需要自己驾车。所以曼哈顿是属于行人的城市,所以它才能成为商业圣地——因为有人,才有了停留,有了商业。只有车,那就永远只有废气,永远只有路过。杭州近年文二路和文三路的单行也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交通,可惜的是它们都是在拓宽后才改单行的,很是浪费。公共交通在杭州受到不少重视,快速公交和大量的免费自行车租借,都是正确的方向,地铁也总算可以建设了——我觉得地下交通才是正道。至于减少车辆,在中国似乎不那么容易执行,公车太多,利益太多,尤其是在北京,大小都是个官,都要开车,于是道路越来越宽城市越来越堵,公共交通永远一塌糊涂。
  拆老城,建新城。旧城改造是中国每个城市都正在经历的一件奇怪的事情。所谓改造,本该是修缮与维护,结果却成了重建。大片大片地拆掉老房子,然后盖起高楼。于是所有的城市都千篇一律变得毫无特点。中国的城市,基本都只有一个中心,历朝历代都有推到重建的习惯,也是可以理解,但是知错不改,则让人无可忍受。想来也对,越是离城市中心近的,就越是黄金地段,越有油水可捞,所以毫无疑问地,重建就会从这里开始。什么历史街区历史环境,只要乌纱常新,一切都是垫脚石。我至今很怀念四年前在里斯本老城狭小街道上的行走,四周都是两百多年的老房子。在中国,有什么地方可以感受得到?肆无忌惮的拆除,然后造上几十米高的混凝土怪物,身边不再亲切,登高而望,城市的天际线也显得杂乱无章——这就是中国的城市。所有这样的建设都是不可逆的,每一幢被拆除的房子都是一片逝去的历史。当作者在书中展示了一张北京大吉片地区密密麻麻的历史文化点分布图,然后告诉大家它们现在都已经成为了废墟时,那是何等的震撼。人们不仅不愿意正视并改正错误,反而不断地在重复同样的错误,最终变得无可救药。北京的老城,毫无疑问,将在世界城市规划课本上留下重重的一笔,成为永远的反面教材。活该!
  假古董。这是我与作者少有的分歧之一。我不觉得造点仿古建筑,弄点假古董是件坏事,只要不是面目狰狞即可。几十年后,假古董也就成了真古董。亡羊补牢,勉强也不是太坏,历史城区里,与其拔地而起座座高楼,倒不如填点仿古建筑,两害取其轻。当然,现在的问题是很多城市是为了造假古董而拆真古董,拆完了就地重造,既创造了GDP,又终饱了私囊,所谓一举两得。连真古董都保不住,想来拆掉新楼造旧古董就更是梦想了,恐怕没有几十年,我们的老城是恢复不了生机的了。
  写累了,就此打住。

Tag:
21:55 | Category : Book Find this book in Douban.com Find this book in Joyo.com | Comments (3)

July 19, 2008

纽约纪行:m&m

  回来好多天了,但是还是决定再补一篇纽约纪行。在纽约的最后一个周日,沿着曼哈顿最繁华的第七大道和第五大道逛了一上午,各种名牌的旗舰店,各种繁华看尽。但是让我想在回来之后重新说起的,不是什么华丽的品牌,而是m&m。
  在时代广场的的任何位置,都可以看到广场尽头,第七大道和百老汇的交汇处一块六层楼高的大屏幕反复放着m&m的广告。原以为是m&m买的广告位,但是走近才发现,这居然是个专卖店,占了大楼三层的专卖店。没错,一个只卖最大众华巧克力的商家,在寸土寸金的时代广场,开了三层楼的专卖店。这直接颠覆了我对这个品牌的印象。
专卖店与大广告
  走进店里,最醒目的自然是m&m的巧克力糖了。还是那样熟悉的巧克力糖,只是不同的卖法。靠墙的一排排玻璃管里,放着各种不同颜色的m&m,然后,顾客自己拿个袋子,到各个管子下面去接,接满了称个重量,付钱带走。便宜得很,估计一颗Godiva的价格,能吃了小半袋的m&m了。记忆中小时候和爸妈去买米,米店里打米的装置和这个倒有点类似。
玻璃管里的巧克力
  既然只有这么一种便宜的巧克力,而卖法又是这么简单粗暴,那三层楼的商店,还能卖什么?其实很简单,卖品牌。我向来不怀疑美国人民的商业头脑,但是却没有意识到他们可以做到这么极致。红黄绿蓝橙,五种颜色的m&m都有拟人化的独特形象(上网还找到了它们各自的角色属性),于是店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围绕着它们而设计的周边产品。五种健康的卡通形象,缤纷斑斓的色彩,加上各种纽约的元素,构成了这满满三层楼的商品。
  尤为值得一题的,是掺入了纽约元素的产品,那是真正独此一家的。比如自由女神的巧克力罐(后来在迪斯尼和维尼的专卖店里看到了同样姿势的米老鼠和小熊),再比如夜游时代广场的杯子。
自由女神的巧克力罐 夜游时代广场的杯子
  就连那大半层的Tshirt里,最能吸引眼球的也是带着浓郁纽约风格的。可惜只顾看忘记拍了,感谢Mochi提供两张特写,如下
歌剧院魅影 金刚
  m&m占据了一切主角的位置,无论是百老汇的还是好莱坞的,从歌剧院魅影到金刚。对于刚刚在百老汇看过这出剧的我来说,这样的形象无疑极具魅力,可惜没有适合我的尺码。顺便猜想一下,这样的事情在天朝是不会发生的,广电总急以及各种专家们不会允许它发生。连个馒头都不让搞,40年的经典剧能让一个巧克力当上主角不成?
  一圈下来,终于体会到了品牌和创意的强大。尽管原来也知道米老鼠、史努比、加菲猫等等等等的厉害,但是毕竟这些都是正牌的卡通人物出身,而m&m,则是无中生有地从巧克力里挖掘出的卡通品牌,我很怀疑现在m&m卖周边的收入是不是会超过它卖巧克力的收入了。贴上一个可爱的形象,那些中国、印度、墨西哥生产出来的浴巾,杯子,钥匙链等等就立刻身价百倍。或许这就是这座城市商业化的精髓之一吧。
Tag:
15:27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s (4)

July 15, 2008

回到北京

  据说昨晚北京大雨今天天气不错。
  飞机下降到离地500米时朝下看,只见全是灰蒙蒙的,啥都看不到——这就是所谓的不错的天气了……
22:00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s (2)

July 12, 2008

纽约纪行:自由女神

  其实自由女神并不是什么吸引人的景点,到了纽约,却又不去不行。据说911前还能上去的,现在也不让了,所以所有游客就都在她脚下,找各种角度,到此一游。天气好的话,在其所在的岛上,可以对曼哈顿一览无余,或许自由女神的象征,加上这个高楼林立的曼哈顿岛,就是对这个国家的最好的诠释。
  最满意的相片不是各种角度的自由女神,而是在渡船上按下快门的那一刻。在外来人眼里,曼哈顿和自由女神不过是一个拍照留恋的地方而已,但是对于美国人来说,也许是个圣地吧。
On Ferry
Tag:
23:22 | Category : Blog | Add Comment

July 11, 2008

纽约纪行:工作

  很快,在纽约的一周工作就结束了,很上次去加州总部不同,这里来纽约是带着非常明确的目的来的,因此算是很纯正的Business trip,最终成果也比较满意。
  其实我的项目在纽约并没有人做,但是我要用到他们做的一个后台功能,而北京和纽约12小时的时差让我很抓狂,外加这里的工程师似乎从不加班,所以基本无法顺畅交流,于是和老板说干脆我来找他们算了。体验了一把Google文化,我并不是向老板“申请”出差,而是“告知”老板我要出差。这是事情的开始。随后就是PM大手一挥,做这个项目或者将要做这个项目的另外三个工程师,就一起从世界各地飞来陪我了。于是我们直接反客为主,除了和纽约人开会外,还就地划了个地盘,开了一周的项目会。
  这次的出差让我深刻体验到了Google的国际化交流与合作。就说我这个项目,PM是在伦敦的加拿大人,工程师除了我之外,一个在伦敦的塞浦路斯人,一个在伦敦的泰国人,一个在山景城工作的台湾人,UI设计是在多伦多工作的印度人(当然,他们大多有两本护照,所以不用签证就能全世界跑),最夸张的事情是第二天和苏黎世开视频会议的时候,那里的工程师边开会边定了个机票,24小时内就在我们面前出现了,当面继续讨论。
  当没有时差阻碍的时候,工作效率非常高,很多困扰我们的问题,一周内全部敲定。但是,尽管时差会阻碍工作的进度,和全球各地的工程师一起工作却是非常重要的——带来的收益比时差的困扰更值得我们去这么做。各国的工程师有不同的背景,可以用各个角度来看问题,可以举出本地市场的例子来让设计方案更加完善更加适合全球化。所以Google鼓励跨国的工程合作,大家常一起出个差开个会啥的,做出来的产品比闭门造车强。
  Google的纽约办公室在曼哈顿的繁华地带,所在的大楼是一幢占了整个街区的楼,据说原来是设计用于停车的,后来改造成了高级办公楼,所以空间尺度很大,比如货梯可以轻松开进去一辆轿车,客梯运几十个人不成问题。我一直没数出Google占了其中几层,也许是4也许是5。我们主要在四楼活动,楼内提供小滑车作为交通工具,因为直接走实在太慢了……
  八楼的大半是Google的食堂,我觉得这里的饭比总部的好吃。最赞的是食堂有个能容纳百来人用餐的大阳台,这是我见到的,看曼哈顿风景最好的位置(除了后来坐的观光直升机之外)!照片如下:
Time Square
  更多Google纽约办公室的照片,请看我的Picasa相册,从头看起,每张都带注释。
Tag: ,
20:35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s (4)

July 10, 2008

纽约纪行: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话说到纽约就必到百老汇,光到此一游还不够,还得去看一场音乐剧。我也和同事去看了场The Phantom of the Opera——只能说看,不能说听,因为事先就估计基本听不懂。
  按理说看剧是要正装的,但是貌似一切都快餐化,观众的装扮也变得不那么重要。确实有一半人是西服、晚礼服的打扮,但是剩下的——各国游客——全部是清一色的Tshirt外加球鞋。百老汇不再是纽约人或者美国人的百老汇,证明很简单,连我这样的,也能混进去看剧了……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也许是百老汇最著名的一场音乐剧了,演了四十多年,还是一票难求。内容就不详述了,想知道的自己看个同名电影就好了。虽然是去附庸风雅的,但是看了后觉得还是大涨见识大开眼界。果然是名不虚传。光演员的表演和舞台表现就绝对能值回$140的票价,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华丽”,很多场景不在现场不足以描述其震撼性。至于唱功,完全没有背景知识来评价,而内容,很欣喜得发现我还是能听懂不少的——理解剧情用是足够了。
  如果以后还有机会来纽约,不管能不能听懂,还是应该继续去百老汇看几场剧。
23:57 | Category : Blog | Add Comment

July 8, 2008

纽约纪行:曼哈顿夜景

  曼哈顿夜景,只贴图,不写字。懒。
Night view from Rockefeller Center

Time Square
Tag:
23:26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 (1)

July 6, 2008

纽约纪行:现代艺术博物馆

  现代艺术博物馆,简称MOMA,其建筑就设计得很现代,大量的黑白二色,干干净净,非常简洁。看了每层的简介之后,决定从上往下看。
  六楼是特展。今天的特展是达利,很爽,100多张达利的作品,基本包括了他所有代表作——至少我在书上看到过的所有。单张来看,从来没完全看懂过达利的画,但是这么多摆一起,还是可以略有所悟的。很多反复出现元素的寓意,例如蚂蚁,钟,沙漠与贝壳,组成人形的物品与组成物品的人,等等。很难得有这么多从世界各地借来的达利作品被放在一起展出。不过由于是特展,就不许拍照了。美国的博物馆,所有自己的展览都随便拍照,但是如果是借来的展品,基本出借方都不会允许拍照。这次The Persistence of Memory因为也被移到了特展里,所以没法合个影了。
  五楼和四楼是绘画与雕塑,藏品最多的居然是毕加索!经常走进一个画廊,觉得某个画看着风格眼熟,然后一看,果然是毕加索。大约有十几二十张的样子,外加若干雕塑。除了毕加索之外,蒙德里安的作品也很多,大半个画廊吧,包括若干黄蓝红系列。我很欣赏蒙德里安,画几条黑线然后找点色块填个颜色也能成为巨作,看来我的差距也不是太大……相比之下米罗就复杂些,至少人家还有好多折线曲线啥的,不那么容易模仿。另外,前一天在大都会看到的大量作品堆着的梵高和莫奈,在这里都不多,莫奈有个大幅的睡莲,梵高理论上有个星空,但是貌似出借了,错过……其他也有一些能混个眼熟的画家和作品,比如塞尚,马蒂斯,安迪沃霍等等。
  三楼以下就更接近“现代”艺术了,意思就是我看不懂的艺术,所以基本上都是一扫而过,直到设计展厅里,一些工业设计的小玩意非常有意思,才吸引了我的眼光。其他的,尤其是纯艺术的玩意,比如离地N米挂件西装,比如一根紫色铁丝弯成倒梯形,等等,完全看不懂。
  所以说,一个现代艺术博物馆,差不多被我当作现代画作博物馆给去了,其他东西直接被滤……
22:40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 (1)

July 5, 2008

纽约纪行:大都会博物馆

  很多人说大都会博物馆要占大半天的行程,于是挑了周六晚上九点关门的日子去,盘算着要看不过瘾还能多看会。去了才知道上当。如果用一天时间来看大都会,简直是太浪费了。首先是浪费自己的体力,几个小时不停走不停看,那是一个体力活,其次是浪费这么多展品,如果想待一天,基本一点细节都看不了,尤其到后期,体力透支肚子抗议的时候,大脑也开始减速工作,很难再带着欣赏的眼光了。至于大半天?大半天还不够看个埃及馆的……另外,大都会实在太大,房间之间还互通,不是一个单线的行进,所以经常就走重或者走累了,转着转着忽然眼前一个小展厅,发现从来没有来过。
  所以说如果有机会,我愿意在博物馆里待上一整周,那样的话勉勉强强可以走马观花一个完整的大都会。
  埃及区:首先去的是埃及馆。据进门拿的地图说,这里展出的文物有36000多件,所以很多精美的棺木,很多完整的石像,都是直接靠墙,一字排开。各种饰品,葬品,直接挤在玻璃柜里。每种拿一件的话,就可以跑任何一个地方去开个埃及文物展了——比如我几年前在北京看的那场。我很怀疑埃及自己还剩多少文物……更牛的是,这些文物对于埃及区来说不是最精华的,最精华的,是它从埃及整个搬来了一座法老墓,原样组装。和这个相比,前面看到的整面墙正面墙往回搬的,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在埃及区待了两个多小时,差不多刚刚够走完,除了特别吸引人的,其他展品也就一目十行了。
  美国区:两百多年历史,油画,银器,家具,陶瓷,等等。对于我来说完全没有吸引力。不过在这里我知道了原来博物馆还是可以这么布展的——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图书馆的柜子密度,然后满柜满柜的东西,因为实在太多,就只能这么凑合了。
  餐厅:看完美国区之后去二楼餐厅排队买汉堡充当午饭,因为照顾到大家要排队买饭要吃饭,所以在餐厅墙上,也都有好多展品,估计是质量非顶级,所以就只能屈尊餐厅了。这里有什么?六朝的佛像,唐三彩,明清的瓷器……别的不说,这些明清瓷器在颐和园是有专厅展出还收门票的,唐三彩也是,在陕西历史博物馆见的,都是独间的展柜。到了这里,也就点缀一下餐厅的角落罢了。
  中国区:正因为在餐厅看到了这么多中国的文物,所以决定吃完午饭先去看看中国区,看看到底有多少比它们更好的在中国馆里。进门先是一个大厅的佛教艺术,大同和云冈搬来的大尊石像立在中间,小个站在四边的多半是六朝和唐宋的,来源地多以山西河北为主。另外还有整整一面墙的壁画!这个壁画的气势,非临现场无法感受。接着是一个通道,展出的是原始时期到明清的各种东西,有名的不多,但是基本都很完整,不像国内的大多数展品,都缺胳膊少腿的。有趣的是北魏的文物格外多,不知什么原因。过了通道是一个庭院,完完全全仿照苏州园林设计的,游人多在此休息。边上是一个书画展,韩幹的马,八大山人的鹰,徽宗的鸟,文征明的山水,黄庭坚的字,等等等等,这样档次的文物直接挂在一起,不知道还有什么博物馆能看到。中国区的最后,是一些明清的装饰品展,玉器瓷器居多——比餐厅的瓷器强,另外还有万历的龙袍一件。整体比起来,两个月前去的陕西历史博物馆,算是中国一流的了,除掉三四件最顶尖的文物,整体质量和大都会的中国厅比,还是有差距的。也许只有台北故宫能超越了。
  南亚区/日本区/韩国区:和中国区相邻的是日本和韩国,东西都不多也不好,日本的多集中在1800年以后,屏风居多。看上去风格和中国的挺像,但是不够大气。韩国就更惨,就一个小屋子,随便放了些展品。不知道韩国是没有文物呢,还是没有被运到美国。再边上是南亚区,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等等地区,虽然这么分类,但是其实印度的文物风格和其他俩还是有显著区别的,尤其是带印度教色彩的和生殖崇拜色彩的,所以尽管都是南亚,但其实还能分得更细。另外有一个完整的,从印度某大殿里拆来的屋顶,非常精美。
  中东区:包括了巴比伦,美索不达米亚,亚述等文明的文物,也是和埃及一样,被整个搬来了一个遗址——不过没有重新拼装,就是画了个地图告诉你啥在哪里,等等。背景知识不够,无法鉴赏。
  欧洲近代画:其实很多画家如果没有简历介绍,我是分不清楚也不知道具体风格的,所以这里基本就是囫囵吞枣,唯一眼熟的是梵高和莫奈,这俩在这里一点特权都没有,很多大作就随便挂着,而且整屋整屋地都是。梵高大约有俩屋子,有一张向日葵,莫奈差不多一个半屋子,包括三张睡莲。还有几屋子的宗教画,完全看不明白。
  非洲/美洲/大洋洲区:这仨集中在一起,共同特点就是风格比较夸张,还有很多图腾或者动物做得很Q。不过墨西哥的金面具啥的还是很赞的。其他没啥印象,因为完全没有研究。
  希腊/罗马区:到最后完全走不动也没心思细看了。这里有无数的雕像,还有不少瓶瓶罐罐,另外有一个展区专门是塞浦路斯来的东西,也有不少,不过多半残缺。不懂得怎么欣赏雕像,外加在博物馆里连走了六个多小时(之前外面还有俩小时),实在是没有力气再逐一看了,所以,基本上除了拍了几张照片,这个区就是和没去区别不大。
  最后,所有照片都传到了Picasa相册里,有兴趣的可以翻看。下次谁要再到纽约玩,我一定建议留两个整天在大都会——如果你对博物馆有兴趣的话。
23:24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s (4)

July 4, 2008

初到纽约

  历经各种折腾(例如飞机起飞晚了接近5个小时),终于到了帝国主义的心脏——纽约。纽约在下雨,稀稀落落地,正好是打伞觉得累赘,不打伞又觉得会被淋的程度,很是讨厌。看天气预报,这雨要持续一周。这下算是明白为什么周治平要在歌里用“加州的阳光还是New York的雨”来指代美国了。
  今天正好是独立日,据说晚上各大城市都要放焰火庆祝,于是在天黑之后(其实刚安顿下来就天黑了)就打伞出门开始朝河边走。据说纽约晚上是罪恶都市,不过好歹看在国庆的份上,想必各路牛鬼蛇神今天也要休一下假吧。居住的旅馆就在曼哈顿核心地带,四处高楼林立,煞是像样。但是在街角,可就不成体统了,到处都是乱扔的垃圾袋——还有扔到马路当中的。在北京,好歹大家的垃圾袋是以垃圾桶为核心堆积的,这里可不一样,遍地哪里都是。
  离放焰火地方越近,人就越多,到能看到焰火的地方,就是人挤人的架势了——其实也就是看到一半,另一半被楼挡住了。我们正想到视野好点的地方,呼啦一下就看人群开始回涌——结束了……然后就体会到了原来美国也是可以有这么多人的,然后就又体会到了原来美国人也不总是遵守交通规则,城市和加州的乡下就是不一样。行人们有闯红灯的,有当警察的面闯红灯的,有和警察一起闯红灯的,总之要做个守法公民,很难。可见城市大了,也就不好管了。
  照片是没有的,本来就没看到几分钟焰火,还下雨,要拍也只能拍人,那就算了……
Tag:
22:15 | Category : Blog | Comment (1)

July 3, 2008

收拾行李

  又要出差了。
21:13 | Category : Blog | Add Comment
Subscribe Atom
  • Subscribe to google
  • Subscribe to bloglines
  • Subscribe to zhuaxia
Search
License
  • Creative Commons Lisence
Copyright © 2011 Yang Fan. Powered by Fomalhaut 1.0b.